来自 www.bifa9999com 2019-08-17 19:2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发娱乐手机版 > www.bifa9999com > 正文

台军方否认有驻港间谍组织:高估台湾情报实力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郭胜昔):据香港媒体《大公报》报道,一度撤离香港、陷入半瘫痪的台湾特务机构已卷土重来,由台湾“国防部”辖下军情局第4处负责的驻港特务组织已全面启动,透过“政治黑金”作饵,渗透香港不同行业和政治组织,介入“占领中环”等活动,目的是破坏香港落实“一国两制”,制造国际舆论,以阻挠“一国两制”模式推动两岸和平统一的进程。《大公报》记者经深入访查,揭开台湾驻港“4站1组”的谍网运作。

  香港《大公报》披露台湾“军情局”介入香港“占中”运动的报道,遭到台湾“军情局”强烈否认。有岛内舆论认为,大陆此举可能是将过去台湾与“占中”走得近的人士拉出去做靶子,再给“占中”一点颜色瞧瞧。不过也有舆论认为,国民党当局到台湾后一直把香港视为搜集大陆情报的重要基地,有庞大间谍网不足为奇。

摘要: 台海两岸今年10月首度进行历史性的秘密换俘行动。据台湾“国防部”今天(30日)凌晨证实,台湾被大陆逮捕的军阶最高的两名情报员前“军情局”四处副处长朱恭训上校、组长徐章国(先前化名徐昌国)上校,在被关押9年多后已于10月13日获大陆释放 ... ...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与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王郁琦(资料图)据凤凰网报道,台海两岸今年10月首度进行历史性的秘密换俘行动。据台湾“国防部”今天(30日)凌晨证实,台湾被大陆逮捕的军阶最高的两名情报员前“军情局”四处副处长朱恭训上校、组长徐章国(先前化名徐昌国)上校,在被关押9年多后已于10月13日获大陆释放并搭机返台;台湾随后在10月底也提前假释,同意释放判无期徒刑的大陆情报员李志豪。报道称,这是两岸首度交换被俘情报员,极具历史与政治的破冰意义。此前环球时报曾援引台湾《中国时报》10月11日报道称,两岸“军情史上最有名的双面谍”李志豪即将出狱。入狱前,他曾潜伏台“军情局”长达十多年。《中国时报》称,李志豪约70岁,是台湾破获的大陆潜伏“军情局”时间最长的间谍。外传两岸曾商讨互换失手被囚情报员事宜,他被台方视为筹码之一,“可见他在两岸情报圈的重要性”。文章称,李志豪年轻时为游泳选手,曾在广州军区广州市警备队服役,上世纪80年代偷渡香港,因为背景特殊,以侨生身份被当时的“国防部特情室”(上世纪90年代并入“军情局”)吸收,但李成为“军情局”人员后,又被广东省国安部门吸收。1994年4月“千岛湖事件”发生,大陆为让李志豪打进“军情局”,提供给他“千岛湖事件”通缉令等机密情报。李登辉因李志豪的情报,曾表示“千岛湖事件”所有情报他都清楚,连“机密通缉令,我们都收到”。1999年,李志豪被诱回台湾投宿饭店,在与“军情局”退役人员谈天时被逮捕。今年10月2日,台湾“矫正署”核准李志豪假释,等桃园地检署收到裁定开出释票,“这名军情局史上最有名的双面谍就可出狱”。《中国时报》此前的报道还称,“台海导弹危机”迄今,台湾破获大陆“潜伏于军情局内部的间谍”共有3人,分别为李志豪、殷伟俊和白金养。3人均是台“军情局”军官,且都是香港侨生。而此次被大陆释放的台湾情报人员朱恭训、徐章国,两人是在2006年5月29日在越南边境遭大陆国安单位诱捕,后判处无期徒刑,再改为死缓,后再减刑为20年。朱徐二人也是台湾失事情报员中,阶级最高者。朱恭训和徐昌国在2006年5月25日出发赴越南,原定在5月29日返回台湾。5月26日,朱、徐两人在越南曾向“军情局”报平安,此后就失去了联系,直到5月30日才有求救信息在广西境内发出,台“军情局”随即确定,两名上校在大陆被捕。据悉,5月30日,朱、徐两人由越南进入广西,准备和当地某位领导见面,没想到刚刚进入广西境内就和八九个带枪的人遭遇,两人与对方激烈扭打,最后被逮捕。此次是台湾“军情局”打破了10几年来未向大陆派遣编制内军官的惯例,派遣“军情局”四处上校副处长朱恭训赴大陆搜集情报。朱徐二人也是台湾失事情报员中,阶级最高者。对于此次事件,台湾资深情服官员曾表示,在台湾近年来的各项情报搜集计划中,“没有一次是不付出代价的,总有报告称被破线或拆台,即情报网被大陆的反间谍系统查获”,大陆的安全部门对台湾特工的行动几乎了如指掌。台湾媒体认为,“朱恭训事件”说明“军情局”在两岸谍战中的“先天弱势”地位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日益处于下风。

  2014年元旦早上,400多名有台湾背景的市民由不同团体组织,分乘十多辆车抵达香港屯门红楼,参与一年一度的元旦升旗活动。元旦升旗活动的主办人元朗区区议员麦业成致辞时高呼“台湾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地方,我们要把这种自由民主的花朵在香港遍地开花,争取香港真普选。”部分年轻人随后便拿着青天白日旗转往维多利亚公园,参加民阵主办的所谓“真普选”大游行。

  据台湾《联合报》7日报道,对于《大公报》的报道,台湾“军情局”称绝无此事。台“国防部”发言人称,报道内容全是凭空想象、毫无根据,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驻港特务组织”,就连报道提及的人员编制都系杜撰。对于《大公报》提及香港“荣光联谊会”受台湾“退辅会”资助,“退辅会”回应称,“荣光联谊会”是荣民(到台湾的国民党老兵)在海外组成的联谊组织,全球共有43个。对于各地“荣光会”办活动,“退辅会”确实有些补助,但“荣光会”是民间团体,各自独立,也不代表台当局立场。相关官员称,之前“马王之争”时,香港“荣光会”曾发布挺马批王的宣言,引发民进党“立委”质疑;“退辅会”当时就强调“荣光会”立场不代表官方。台湾情报界人士还称,香港在冷战初期,是“共产中国”少数的对外窗口,不仅海峡两岸,各国情报单位也都派驻大量干员。香港警察设“政治部”,对间谍活动既合作又打压,平时睁一眼闭一眼,若间谍行为过度嚣张,就会被驱逐出境。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已不再是“情报之都”,台湾也陆续将布建组织撤出,“目前东亚最重要的情报活动地点是泰国的曼谷”。

  区议员牵涉亲台组织

  据《自由时报》7日报道,淡江大学大陆所所长、港澳之友协会会长张五岳称,台军情单位介入香港“占中”的几率不高,即使有军情人员在港,顶多是做情报搜集及分析工作,在当前两岸发展的气氛下,不可能去做策反、颠覆之类的动作。《联合报》7日称,大陆以往批“占中”只将矛头指向美英,这次却直指台湾“军情局”介入,等于变相指控马当局“煽动祖国分离”,“以近年马政府的政治气氛,若说台湾军方介入占领中环,甚至是幕后大黑手,未免过度高估我方情治单位实力”。

  麦业成是“台湾各大学香港校友会总会”会长,也是该次活动的主要推手;出席升旗活动的最大一个团体“香港荣光联谊会”,则是直接接受台湾“行政院”退辅会(“国军”退役官兵辅导委员会)资助,该会的领导人李崇威也出席了该次活动;麦、李两人在亲台组织中都有一定影响力。

  不过也有不愿具名的人士认为,香港《大公报》的报道未必没有根据,况且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香港一直是台湾搜集大陆情报的主要基地。 (陈曦)

  “近年我们已经很少参与香港的亲台活动,但一些亲台团体的负责人近期却经常主动来电,约我们饮茶、鼓励我们再度出山,参与香港政治事务和占中活动。”一名已不活跃的亲台小团体负责人向《大公报》透露。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李登辉执政时期的台湾当局向“台独”倾斜,“反攻大陆”无望下,一度放弃在港澳、内地的“地下”与“地面”活动,且截断资助香港亲台团体的大水喉,此后香港的台湾势力极速走下坡,一些团体更因为失去金钱援助而关门大吉。在香港扎根半个世纪的台湾军事情报网络大大缩减,由过往逾10个情报站,缩减至名义上的4个,实际活动更少。

  但是,在陈水扁执政中期,即约2004年左右,台湾“国防部”辖下的军情局再度在香港投入大量资源,驻香港情报站再次活跃。他们四出收风,介入香港政治局势。去年开始趁有反对派策动“占中”的机会加强活动,台军情局驻港人员单独约见一些已退出江湖的右派人士,全力鼓动他们参与“占中”。

  图谋破坏香港“一国两制”

  “陈水扁执政后期,台湾当局内部普遍认同台湾的将来很大可能步香港的后尘,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区,在既无力‘反攻大陆’下,唯一可做的是让香港‘一国两制’的例子失败,令其失去对台湾借镜的作用,引起国际关注。在这指导原则下,驻港特务情报机构工作性质亦发生变化,由过往国民党党务系统有很大的指挥权,转而直属台湾‘国防部’军情局领导,即使两党轮替执政,有关政策也没有改变。”《大公报》引述来自台湾军情局消息人士透露。

本文由必发娱乐手机版发布于www.bifa999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台军方否认有驻港间谍组织:高估台湾情报实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