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www.bifa9999com 2019-05-24 04:2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发娱乐手机版 > www.bifa9999com > 正文

新一代重型门桥列装舟桥旅

图片 1 邱啟建近照

  刘化甫 沈 志 本报记者 陈国全

解放军报南京9月17日电记者欧阳浩、通讯员张永祥报道:“肩扛百斤桥板,喊着号子冲锋”,曾经是舟桥兵的训练场景。如今,随着我军新一代重型门桥列装,官兵们告别了肩扛手抬的历史。

图片 2 旅长邱啟建和政委黄明村现场指挥

  长江某水域,江水湍急,汽笛嘶鸣。

9月13日上午,记者目睹了南京军区某舟桥旅一场渡江工程保障演练。长江下游某开阔水域大风骤起,江水湍急。随着一声令下,3组重型门桥破浪前行,在指定位置抛锚定位。

  初冬的一天,长江某生疏水域,空中“敌机”轰炸,江面水柱冲天,一场复杂电磁环境下的架桥演练打响。

  江堤之上,一派忙碌:一辆辆迷彩车辆鱼贯而至,各就其位;一队队官兵穿梭其间,蓄势待发……

不到5分钟,锚定门桥和两岸栈桥开设完毕,十几艘隐蔽在两岸的门桥向江心聚拢。只见官兵们熟练操纵液压设备,巨大的门桥轻巧地展开双臂,一座钢铁巨龙初现雏形。

  密林深处的野战指挥方舱内,荧屏闪烁,信息奔流,不断刷新着架桥实景:新型冲锋舟犁开浪花,直指预定浮桥渡场,官兵迎着风浪跃上门桥,操作液压按 钮,舟桥单元像“变形金刚”节节组合,由两岸向江心延伸,成功对接,顿时长江天堑变通途……担任渡江演练总指挥的广州军区某舟桥旅旅长邱啟建欣喜告诉记 者:“部队在长江1000多公里的任意江段,已形成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多手段、全天候渡江工程保障能力。”

  4月下旬,广州军区某舟桥旅组织的一场战时渡江保障演练全面展开。去年,我军新一代重型舟桥装备率先列装该旅。此次演练是该旅官兵首次运用新一代重型舟桥装备在长江进行架设浮桥、渡江综合保障作业。

“新型门桥采用模块化配置和新型箱式结构,指挥控制实现了信息化,所有操作都实现了机械化作业。”旅长张正军告诉记者。

  几年来,邱啟建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的严峻挑战,扎实推进军事斗争准备,率领舟桥官兵驰骋于荆楚大地,拼搏于波涛汹涌的长江之中,为部队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做出了突出贡献。

  “作业开始!”××时××分,旅长邱啟建一声令下,红色信号弹旋即升空,两岸参加演练的官兵闻令而动,新型冲锋舟犁开浪花,直指预定浮桥渡场……

“过去舟桥兵是靠身板打仗,腰伤经常困扰着官兵。”上士王明杰介绍说,新装备将官兵们从繁重的体力作业中解放出来,舟桥兵不仅告别了腰伤困扰,角色也进行了重新定位。过去班长骨干只需要带队扛桥板,如今则把大量精力放在研究战术战法上。

  新一代重型舟桥装备列装,他狠抓信息化装备训练与运用,使新装备列装不到一年就形成了战斗力,一次演习中仅用26分钟就在长江天堑成功架起了一座钢铁浮桥,一举创造了全军架设浮桥最快纪录,开创了我军战时渡江工程保障新模式;

  一直以来,舟桥部队流行着这样的一句话:“桥板扛不起,当不得舟桥兵!”此话浓缩了舟桥兵的苦。

王明杰话音未落,指挥部传来“敌”空袭警报,只见官兵们启动自动起锚机,各分队快速隐蔽、隐真示假,不到两分钟,钢铁巨龙隐形在大江两侧。据悉,新装备列装后,该部探索出快速构桥、化整为零等8项新战法,进行技术革新3项,有效挖掘了新装备的战斗潜能。

  在战区多次组织的实兵演习和“长江—2010”演习中,他面对装备精良的信息化“蓝军”,指导参演部队精心谋划战法,成功地在长江上架起了从50吨、60吨,到80吨、100吨的浮桥,4次刷新我军大面积架设浮桥、门桥渡场开设纪录;

  六营营长宋保金是从舟桥兵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他向记者介绍,以往铺设一座浮桥,几十吨重的舟桥器材全靠官兵们肩扛手抬,光桥板就得铺设上千块,一块桥板重70多公斤,一个训练课目下来,一名官兵要扛着桥板在50米距离上来回跑40多趟,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敌”机离去,钢铁巨龙重新合拢,一座720米的浮桥横架南北,数十台铁甲战车快速突破长江天险。来源:国防部网站

  瞄准复杂电磁环境下渡江工程“瓶颈”,他组织专家编写渡江通信等课目教材,成立了反电磁干扰指导组,并组织官兵专题研讨,探索出多种抗电磁干扰训法和战法被总部推广;

  如今,演练场上官兵们抱起桥板争分夺秒、你追我赶的场面,再也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番壮观的训练场面——

  针对三代重型舟桥与其他特种舟桥混合架设技术难题,他带领官兵奋力攻关,使渡江工程、渡场建设等20多个课题被攻克,13种训法被编入工程兵教学教材,2项科研成功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

  江边上,在运载车自动液压传送的推动下,近8吨重的门桥“轰”的一声从车上滑落到江中,溅起了巨大的水花。一节接着一节,庞大的门桥几乎以“相同的稳定姿态”跃入浑黄江水,漂浮而动。

  今年6月,他参加广州军区半年军事训练考核,个人战斗构想课目获全区作战师旅主官第一名……

  据介绍,我军新一代重型舟桥装备,是由箱体式门桥、动力舟、运载车、附属设备等组成,主要用于漕渡门桥和架设浮桥。门桥由于采用了箱体式结构,根本不用人工架设笨重的桁架和桥板,既安全又省力,效率成倍提高。

  紧盯“瓶颈”攻坚克难

  “开始泛舟!”官兵们采取小群多路、多点泛水等方法,踏浪疾驰,直奔预定作业水域。

  这是邱啟建难以忘却的一次“走麦城。”

  此时,江面上的风越来越大,浪越来越急。迎着风浪,官兵毫无惧色,驾着冲锋舟迅速向门桥靠拢。跃上门桥,官兵们熟练地操纵着液压按钮。舟桥单元此刻像“变形金刚”一样一节节组合开来,转眼间,一段漕渡门桥顺利结合完毕,浮在江面之上。

新一代重型门桥列装舟桥旅。  时值长江秋汛期,水位涨速快。眼看全旅门桥闭塞就要成功,江面却越变越宽,给最后的栈桥构筑带来极大困难,尽管官兵奋力完成作业,仍超出规定时间10多分钟。

  该旅装备部长曾从华告诉记者:“新式重型舟桥装备采用模块化配置,其结构随时可变。比如,一节门桥接上装有动力装置的尾舟就可作漕渡,而将门桥连接起来即可架设浮桥。新型箱式门桥漕渡载重量大,完全能够保障我军坦克、装甲车、火炮等重型武器装备跨越大江大河的障碍。门桥漕渡重型装备渡江演练作业也是我们这次演练的一个重要科目,你看那里!”

  “打蛇要打‘七寸’,治训先治‘瓶颈’。” 邱啟建把第一把火烧向困扰几代舟桥兵的栈桥构筑课目。

  顺着他指的方向,记者看到:3辆坦克借助桥板搭成的斜坡通道依次驶上停靠岸边的漕渡门桥,在动力舟的驱动下,100多吨的庞然大物快速驶往对岸。

  经过反复试验论证,以邱啟建为首的攻关小组决定,用新型舟桥作栈桥,老式舟桥装备作桥节门桥,实施混合架设,一举攻克了传统栈桥构筑费时费力、受水位影响较大的难题,作业效率提高近50%。

  设在江岸的演练指挥方舱里,键盘声、口令声此起彼伏。电子屏幕上,各种定位数据不断变化。参谋人员运用激光测距系统和雷达定位系统,很快生成浮桥设计简图和渡场构筑方案等,同过去老装备计算、判别舟桥定位全靠手工操作相比,速度更快,精确度更高。

  体力节省一半,训练效益却倍增。尝到了甜头的官兵,对旅长抓训练的新思路有了更深理解:建设信息化部队,打赢信息化战争,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须勇于攻坚克难,打破固有思维的旧框框。

  一直以来,门桥精确定位和对接是浮桥渡场开设的最大技术难题。江水湍急,在水情不断变化的情况下,通过人工操作要让庞大笨重的门桥快速、精确对接,其难度可想而知。

  “烈日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一周脱层皮,一月满手茧。”、“舟桥装备都是铁,磕磕碰碰都是血。”这些代代相传的顺口溜,浓缩了舟桥兵的辛苦。

  如今,这难题在该旅官兵眼中已不再难了。因为新型舟桥采用了电子控制手段,机械化、自动化程度大大提高,可运用卫星导航定位、纳米锚钢快速连接等方法,有效解决门桥精确定位和对接。

  铺设一座浮桥,几十吨重的舟桥器材全靠官兵们肩扛手抬,光桥板就得铺设上千块。一块桥板重70多公斤,一个训练课目下来,一名官兵要扛着桥板在50米距离上来回跑40多趟,累计负重达12吨。

  看!江面上,官兵们利用船载雷达引导锚定门桥进行精确定位。一节节门桥在特舟磁动力调频控制系统的控制下,有条不紊地向江心延伸。江面之上,两条钢铁巨龙迅速形成,并成功对接。

  “要减轻官兵体能消耗,提高架桥速度,必须向技术革新改造要战斗力。”邱啟建又瞄向了这一“瓶颈”。他率机关业务部门反复研究,先后数十次到地方科 研单位考察调研,最终找到一种强度和桥板相当,重量却减轻三分之二的复合材料,用以替换原有桥板中的木板,可使官兵作业效率提高20%以上。光这一项技术 革新改造,就投入经费上百万元。

  ××时××分,一座钢铁浮桥横卧江面。记者看了一下表,所用时间比运用老式舟桥装备大大缩短。

  说起邱啟建突破“瓶颈”是个“大手笔”,参谋长权军感触颇深:“全旅1900多个训练课目,80%以上都拍摄制作了教学示范片;近600个专业岗 位,个个都有小教员。参加广州军区示范课目评选,4个被评为精品,1个获第一名。这些都是旅长和班子成员手把手教正规施训,面对面抓科学组训的结果。”

  快,战情如火!在刚刚架设好平坦稳固的浮桥上,满载装备器材的车辆往来穿梭,快速通过长江。

本文由必发娱乐手机版发布于www.bifa999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新一代重型门桥列装舟桥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