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必发娱乐 2019-10-0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发娱乐手机版 > 必发娱乐 > 正文

人大代表呼吁暴力催收高利贷入刑 设立高利贷罪

问题描述: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河北省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唐山市政协副主席、民建河北省委副主委王连灵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治理的建议》。

图片 1

9月6日上午,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针对大学生校园贷款问题回应,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各高校要认真做好学生教育。之前三部门出台的校园贷规范管理文件中明确表示,各高校每学期至少集中开展一次校园贷专项宣传教育活动,把校园贷风险防范工作作重大工作来抓。校园贷乱象会就此根治吗?如何满足大学生多样化的消费需求?

王连灵在《建议》中提到,2017年6月开始,银监会联合教育部、人社部印发了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工作的通知,该通知指出将进一步加大校园贷监管整治力度,从源头上治理乱象,防范和化解校园贷风险,并强调,未经银监会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2017年9月6日,教育部发布通知,明确“取缔校园贷款业务,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2018年5月7日,银保监会、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央行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再次对“校园贷”发出警告。政府监管文件的出台,不仅表明政府对“校园贷”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大,也进一步说明“校园贷”乱象亟待治理。

网络图片

问题回答:

对此,王连灵提出以下建议: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河北省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唐山市政协副主席、民建河北省委副主委王连灵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治理的建议》。

回答:图片 2

一、高校加强普法安全教育:1、高校要加强对大学生建立合理消费观念的教育力度,从源头上遏制校园贷乱象。2、学生受骗暴露出学生防骗意识、法律意识的淡薄,同时也反映出学校安全教育的薄弱。我国法律规定原则上说民间借贷利息不能超过银行同期利率的4倍,超过了就是高利贷,高利贷是不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并且法律严厉打击高利贷行为。借贷者应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一旦发现放贷者有运用不法或者不良的方式来催款,可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向校方反映请求他们帮助,防止恶性事件发生。3、建议建立大学生的信贷体系,尤其是资助信贷体系,满足经济困难学生的保障性需求,而无需求助于校园贷。

王连灵在《建议》中提到,2017年6月开始,银监会联合教育部、人社部印发了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工作的通知,该通知指出将进一步加大校园贷监管整治力度,从源头上治理乱象,防范和化解校园贷风险,并强调,未经银监会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2017年9月6日,教育部发布通知,明确“取缔校园贷款业务,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2018年5月7日,银保监会、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央行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再次对“校园贷”发出警告。政府监管文件的出台,不仅表明政府对“校园贷”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大,也进一步说明“校园贷”乱象亟待治理。

社长认为,这个提问首先就缺乏思考。国家那么多法律禁止事项,现在依然有照犯不误者。校园贷仅凭监管新规,就能杜绝根治吗?答案是不可能。

二、加大金融监管力度:1、解决“校园贷”、“套路贷”是一场持久战,需要政府不断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当前适逢国家重拳整治“校园贷”乱象,金融监管部门、网贷平台、学校以及警方可借此契机探索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对可疑人员、可疑问题进行及时预警,在提升学生理性消费意识、信用意识的同时,保护学生远离罪恶黑手。2、学生家长应有知情权,大学生目前还处于消费期,还款能力非常有限,贷款偿还最终还是由家长买单,因此校园贷应从法律或监管层面规定家长贷前应有知情权,从源头上予以规范,有效防范学生陷入“套路贷”陷阱。3、建议国家设置认证机制,任何公司从事贷款业务都需要通过国家认证,并强制要求信息纳入人行征信系统。信息管理应严格按金融机构管理模式进行监管。

对此,王连灵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校园贷是指在校园范围内的无抵押信用贷款。针对人群为学生,事实上主要为大学生。那么为什么杜绝不了呢?

三、法制建设:目前我国刑法中没有关于高利贷的罪名,只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高利转贷罪。 目前我国法律规定原则上说民间借贷利息不能超过银行同期利率的4倍,超过了就是高利贷,法律不予保护。但我国民间借贷中的高利贷仅是利息的约定违反了法律规定,不构成犯罪。需要注意的是放高利贷往往伴随着威胁债务人的人身安全、暴力催债等行为,因此呼吁将伴有暴力催收高利贷的行为直接纳入刑法,设立高利贷罪名及施以相关处罚。

一、高校加强普法安全教育:1、高校要加强对大学生建立合理消费观念的教育力度,从源头上遏制校园贷乱象。2、学生受骗暴露出学生防骗意识、法律意识的淡薄,同时也反映出学校安全教育的薄弱。我国法律规定原则上说民间借贷利息不能超过银行同期利率的4倍,超过了就是高利贷,高利贷是不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并且法律严厉打击高利贷行为。借贷者应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一旦发现放贷者有运用不法或者不良的方式来催款,可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向校方反映请求他们帮助,防止恶性事件发生。3、建议建立大学生的信贷体系,尤其是资助信贷体系,满足经济困难学生的保障性需求,而无需求助于校园贷。

很简单,有需求就有市场。在一系列高校大学生因债台高磊做下自我结束生命的事件发生前,其实校园贷的风波史上还有“裸条贷”这一说。所以,在刚性需求的前提下,谁能保证以后的校园贷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原标题:王连灵代表:呼吁“暴力催收高利贷”入刑,设立高利贷罪名)

二、加大金融监管力度:1、解决“校园贷”、“套路贷”是一场持久战,需要政府不断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当前适逢国家重拳整治“校园贷”乱象,金融监管部门、网贷平台、学校以及警方可借此契机探索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对可疑人员、可疑问题进行及时预警,在提升学生理性消费意识、信用意识的同时,保护学生远离罪恶黑手。2、学生家长应有知情权,大学生目前还处于消费期,还款能力非常有限,贷款偿还最终还是由家长买单,因此校园贷应从法律或监管层面规定家长贷前应有知情权,从源头上予以规范,有效防范学生陷入“套路贷”陷阱。3、建议国家设置认证机制,任何公司从事贷款业务都需要通过国家认证,并强制要求信息纳入人行征信系统。信息管理应严格按金融机构管理模式进行监管。

虽然现在监管规定其亲儿子“商业银行”才能涉足校园贷,但是国家还规定不能贪污腐败呢,现在不处处皆是么。显然,任何事情完全依赖监管措施是不可能向好的,只能从买卖双方下手,减少类似事情的发生。

三、法制建设:目前我国刑法中没有关于高利贷的罪名,只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高利转贷罪。 目前我国法律规定原则上说民间借贷利息不能超过银行同期利率的4倍,超过了就是高利贷,法律不予保护。但我国民间借贷中的高利贷仅是利息的约定违反了法律规定,不构成犯罪。需要注意的是放高利贷往往伴随着威胁债务人的人身安全、暴力催债等行为,因此呼吁将伴有暴力催收高利贷的行为直接纳入刑法,设立高利贷罪名及施以相关处罚。

校园贷的使用群体也有一定的特殊性。一、三观未定、涉世未深,大学生群体只能算是一只脚踏入社会,在三观尚未形成或不坚定是容易受到他人影响。二、行为与想法有断层,绝大多数大学生缺乏足够的涉世经验,因此在借贷上,首先很难判断出提供贷款方的信息真实性,其次就是考虑借款后的还款能力。拿之前北京自杀的大学生来看,他是在正规的网站上借贷的,利息、还款等关键信息都已掌握,最终仍导致了债台高垒的情况。想法简单但鲜少考虑后果是这一群体的特点。

如今教育部禁止任何机构向大学生放贷,但是这能杜绝吗?肯定不能。因为需求在。国家性助学贷款的范围狭隘,学生群体的消费需求确实存在,那怎么办呢,再想办法从其他渠道借呗。

回答:教育部近期联合有关部门,对校园贷说“不”,我认为这是一个得人心的做法,因为校园贷的流毒实在是触目惊心,从过去的裸贷带前不久的人命,校园贷在把一些大学生逼上绝路的时候,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不过,指望靠一纸行政命令就彻底根治校园贷乱象,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第一,从本质上来说,有不少的校园贷其实就是高利贷,是被法律明确禁止的行为,而触犯法律的事情向来长久不了。根据国家出台的法律法规,比如《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借款利率超过国家标准利率4倍及以上,或年利率超过36%的就属高利贷,法院不予支持。人们对这些数字也许没什么直观感受,但是每次看到“最开始只借了几千,一年之后利滚利欠债十几万”之类的新闻时,试想如此巨大的数额变化,除了高利贷外,难道还有其他的解释吗。国家之所以在此前并未禁止校园贷,很可能是它们在打擦边球,表面上披着合法的外衣,背地里却干着非法的勾当。当校园贷丑闻不断,部分大学生深受其害时,国家终于出手了,这是必然的结果。

第二,大学生虽已成年,但基本上都非常欠缺社会经验,在面对诱惑时把持不住,缺乏辨别能力,以至于深陷网贷漩涡,社会各界应该给予这些年轻人应有的正确引导,而不是冷嘲热讽甚至助纣为虐。不少人对陷入校园贷事情的大学生进行口诛笔伐,认为他们“爱慕虚荣自作自受”,但是请大家扪心自问,谁没有经历过类似的心理时刻呢,曾经几乎我们每个人都走过这样的心路历程。年轻人犯错不可怕,那正是年轻的特点,可怕的是犯错后得不到正确的指引,甚至被“过来人”肆意挖苦打击,导致事情越闹越大,最终不可收拾。私下认为,上至国家,下至个人,大家应该对那些遭遇校园贷事件的大学生更多的关注和帮助,让他们早回正轨,这才是正确的姿势。

第三,“没收作案工具”说到底是一种治标行为,要想根治校园贷乱象,就必须为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只有转变了思想观念,才是治本,这将是一项长期工程。老话说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大学校园里禁止校园贷,类似于没收犯罪分子用得最顺手的作案工具,对犯罪行为自然是能起到一定的限制作用,但并不能彻底阻止他们犯罪,因为这只是治标,总有人能想到新的方式继续作案。打个比方,校内不能开展业务了,那把业务放在校外进行不就没事了吗。要想达到治本的根本目的,就要双管齐下,既要限制犯罪分子,更重要的是改变受害人的思想观念。对于校园贷来说,最根本的事情,是对不谙世事的大学生朋友们进行正确的引导,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只有大学生们真正认识到校园贷的危害,从心里抵制校园贷,才有可能根治校园贷目前的乱象。

第四,虽然前路漫漫,但好消息是我们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我们要相信未来,相信年轻的大学生朋友们一定能走出这片阴霾。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改变思想观念,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以预见的是,校园贷乱象还会继续存在,甚至会延续很长时间,但既然已经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又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校园贷终会慢慢规范,不会再像现在这般无法无天了。更关键的人,我们要相信人的力量,在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努力下,年轻的大学生们,一定会汲取惨痛的教训,受到正确的指引,最终走出这片阴霾。

回答:关于校园贷的问题,其实是一个老话题了。包括不允许网贷机构从事校园贷这个结论,也并不是监管层最近才做出的决策。只是这次来自教育部的发言口径中,不免又触动很多人想起曾经那段裸贷曝光、学生跳楼等校园贷负面密集的时间。

网贷机构退出校园贷,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接手,这是今年6月银监会《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就已经明确的。事实上,在此之前,不少做校园贷起家的公司,都已经着手布局白领、蓝领等学生之外的人群,也有不少机构选择了直接退出市场。

校园这个市场对信贷业来说并不好做。在校园贷诞生之前,很多银行都尝试过发行学生信用卡,最后基本都因为高坏账率不了了之。某种程度上,是校园贷真正发掘了这个市场,并找到了相对有效的风控手段。

不过,考拉君在之前的文章《百度金融要分拆了 但现在真是好的时间点吗?》中曾提到,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传统金融机构的全盛时代就要来了。互联网金融公司把路趟开之后,收割胜利果实的,可能是银行们。科技金融未来或许只有一个发展方向,就是用科技服务金融。

未来,互联网在整个金融产业中,可能会充当两个角色,一是场景和通道,成为传统机构的资产来源;二是技术教练,帮助金融机构完善数据处理和新科技应用。它们不会再经营金融资产,而是作为辅助性角色而存在。

回答:能不能,恐怕要看落实这一声明的决心和魄力了。

前排答案说得很全面,包括学生教育、法制法规等等,基本上涵盖了政府和学校应该做到的各个层面——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能不能做到。

如果了解校园贷悲剧的话,就会发现,在整个校园贷的体系当中存在巨大的法律真空。

高利贷背后是放贷者丧心病狂的催债,恐吓短信、骚扰电话、暴力殴打、非法拘役……层出不穷。

我们来看人民网的文章:

暴力催债:血腥化的校园贷让大学生走上不归路

暴力催债的种种恶劣行为,显然触犯我国法律,而面对如此穷凶极恶的行径,大学生却往往无力维权,或者拆东墙补西墙式借款导致债务越积越多,或者到处躲债惶惶不可终日,而学生的家庭在面对这些明显触犯法律的恶行时,却也往往束手无策。

这就是校园贷让人细思极恐的地方:

如此触犯法律的恶行为何屡禁不绝?

为什么他们能够逃脱法律的裁决,继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悲剧?

本文由必发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必发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人大代表呼吁暴力催收高利贷入刑 设立高利贷罪

关键词: